忘記是昨天還是前天...(昨天一直半睡半醒狀態..)
我跟拿鐵媽(貓拿鐵 不是咖啡哈哈拿鐵喔!)在聊天
<拿鐵是一隻跟鹿丸一模一樣的橘背白底帶便當虎班  >
<是..........是............. 魯夫的哥哥 = = ? 這樣接真宅.. 
是很難對焦的全黑肌肉貓 拿鐵跟鹿丸一樣是脂肪貓啦!哈哈>

跟她聊完橘背白底帶便當虎班貓  是上帝的印記
(該花色有太多個性上的巧合了..orz 就算沒帶便當也一樣)

我去敷臉 突然發現
我的耳洞合起來了

以前穿耳洞 每穿必膿
後來魚妹帶我去西門 找一個叫"老頭"的老闆穿洞
那次很成功  後來換耳環 也都很好穿入

到是右耳 我睡覺的恐怖的拳打腳踢習慣改不過來 (常常醒來腳上手上有瘀青啊~刮傷啊!哈哈哈XD ) 
有時候會抓到 所以他常常會有點紅 然後要是久了沒戴耳環 會密合
-->l<-- 就是會發現中間有一點 合起來 但是前後都還可以穿進

後來我發現很好用的
是那種不鏽鋼做的 擠粉刺用的棒子 我都叫他〝尖尖〞
只要把他輕輕的從耳洞 要慢慢的滑進去 (數學老師跟李一截請不要扭曲這一段)
就會把合起來的部分戳穿 然後也不會變成 耳垂的其中一面有兩個耳洞 哈哈 挺好用的
比起"針" 他拿起來比較穩啊!
於是我的尖尖沒在臉上作用過 都是拿來當耳洞通樂 哈哈


話說回來我睡覺的問題...
記得小時後
我媽都是直接把被子跟毯子 在我身上滾一圈 不知道該說是像穿和服還是捲壽司太捲orz
然後我的手是收在被子裡面 用一種我解不開的方式綁起來XD

後來長大之後 我看我媽做叉燒肉 用棉線熟練的綑綁豬肉時...

我心裡想  


啊!!當年你都是用我這塊大五花在練習的吧..!

我一直以為立歆拿給我的耳環是樹枝造型
這兩天擺在一起看.  該不會是馴鹿look吧! 那我應該要插在頭上?
想一下已經到了星巴克推太妃臻果拿鐵的季節了...有可能喔..
  ^^^^^^^^^^^^^^^^^^^^^^^^^^^^^^^^^^
用好囉嗦的方式形容聖誕季欸...



煩欸 無名今天怎麼不能插圖進來啦!

Govanchinv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