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來 我跟樺仔跟魚妹 大約一學期(?一學年)聚會一次
從我還在KPMG鬼混 就近去信義新天地吃阿官
到魚妹生日吃澳美客(就是我常說的 朋友生日 努比最開心那一次  註:1 )
這次要去國父紀念館附近吃燒烤

很奇怪
我就覺得想記下來

誰叫總是想太多太複雜的腦袋
總會讓我過多猜測過度設想 

過了頭 讓我有種半年來少了個朋友的感覺 

幸好聊開還是一如往常
我都會幫你跟樺仔說 "你悶騷啦~ 主動敲你 你會很開心得"
那你也要記得 我想得太多 老是在心裡的小劇場綵排不會上演的戲碼

這是很詭異的感覺
雖然我們不會一起念書
但是有人可以靠妖 總是很棒的 
那是一種你在靠妖時 不用多解釋 就能引來會心一笑的默契
脊椎動物學裡面有記載(?) 悶騷魚可以安定心神 可以詳見抱补子一書
<魚妹不是植物 不能扯本草綱目啊...orz > 

一期一會在日本茶道中將每一碗茶,當作是今生唯一、最後的一碗茶,懷抱著感激,安靜地品嚐這碗茶的香味。
就茶道來說,每一碗茶都是唯一的。
這一次一起喝茶的朋友們,下次不見得能再聚在一起。
就算人都一樣好了,風花雪月,四時心情,日子不一樣,茶的味道就不一樣。
兩碗茶,無法有相同的感受。

這下我覺得一期一會 從亂解的一學期聚會一次
變成富有正統的一期一會了

樺仔變的社會化
跟在我綵排無限次的小劇場 算是一條失而復得的尼莫!!


你們知道得 12月對我來說是沉重又痛楚
我最近已經慢慢發作了  特別容易沉溺在感傷裡面






收心操 已到了尾聲
我常跟學生說
船到橋頭自然直
你怎麼確定你到得了橋頭? 還有 你得船勒?

現在 我備妥齊全 航向明確
老闆得體諒與支持如同一陣東風
前方晴朗無雲 因為林正老師像太陽一樣(咦?白得發金)

是時候了





註一
那次是魚妹生日 不知道為什麼澳美客的肉好硬又沒味道  結果打包帶回家給努比吃
魚妹生日努比爽孜孜
那天吃完飯還直接去開封街報名智聖 你看銜接這有多沉重不可愛的行程





其實捲髮很好整理耶
起床都不用梳XD哈



































問我準備想幹嘛?
只能說照片背後隱藏著事實的真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vanchinva 的頭像
Govanchinva

Govanchinva

Govanchinv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